•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青柠檬乐队:四年一梦 音乐笃信者

来源: 中国城市报 作者: 王玺 蒋耀贤

0

乐队的六个小伙子.JPG

2017年6月23日清晨,六个男孩背着乐器踏着酒气,最后一次拥抱这座城市的雾霾,拥抱这个充满激情和遗憾的校园。所有的热情和不甘深埋在心底,所有的倔强和叛逆都在此刻消散。 

“毕业即解散”是每个大学生乐队无法治愈的症结,也是当今时代的缩影、社会真实的写照。有人继续深造为了学业而努力,有人开始工作为了生活而打拼。可青柠檬乐队是顽固的,他们依旧鲜活。 

诗人北岛在《回答》中曾写道: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们,就要离开了。我们依旧不做规律的笃信者。

我们每场演出都想带给人们一点不一样的感觉。.JPG

我们每场演出都想带给人们一点不一样的感觉。

1

起源

若巧合可以让人义无反顾,那就让巧合遍布

我是王玺,青柠檬乐队的鼓手。2013年9月进入河海大学机电工程学院学习。 

如果知道毕业后这个“破旧”的校园能让我如此怀念,在刚入学的时候我一定不会满是怨言。 

第一次进入宿舍,就看到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小伙子在弹吉他,白皙的脸上写满了不羁,弹了片刻便去阳台上点燃一支烟,像是在思考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想。他,就是我们乐队的木吉它手李瑞寒。一年后,乐队主唱蒋耀贤回想到:见到李瑞寒第一眼,就产生了“四年内必有一战的感觉。” 

慢慢地,宿舍生活越来越和谐,我与蒋耀贤一起,和李瑞寒学起了吉他,我对被调剂的愤慨也渐渐消散,开始爱上了这个大学、这样的生活。 

到了学期中,学院举办的团日活动要求每个班展现自己的风采,由于我们宿舍充满了艺术“细菌”,被班委任命为此次“艺术总监”团队。我们仨一拍即合,我打鼓,李瑞寒弹吉他,蒋耀贤唱歌,临时组了个小乐队。恰巧李瑞寒来自青海,蒋耀贤来自宁夏,我来自内蒙古,就各取一字叫做“青柠檬”乐队了,校园音乐生涯就此揭开了序幕。 

青柠檬乐队毕业照.JPG

青柠檬乐队毕业照。

团日活动中,我们班顺利拿到了第一名的殊荣,隔壁班的吉他表演只能屈居第二。活动结束后,大家一起喝酒,趁着酒劲儿就把罗骁和王春雨也纳入了队中,“青柠檬”乐队就此成型。后期又招贤纳士,把学校第一吉他手赖博文拉了进来,六人阵容持续至今。 

伴奏吉他手王春雨最喜欢的一句话是:有梦想的人都是英雄。我们心怀希望、肩负梦想踏上了音乐之舟,并为这个“巧合”不停奋斗。

2

远航

我们是停驻了四年的观光客,音乐的脚印将永久封存

四年的大学生活有音乐作伴是很多同学羡慕不已的,我们也因为这个乐队认识了更多有趣的人,见识了很多有趣的事。 

乐队刚成立半年,由于学校的音箱设备无法满足排练要求,我们决定在学校成立“青柠檬”音乐教室,学费定价是校外琴行的一半,挣钱更新设备。演出招生是我们当时能想出来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可现实却不尽如人意,第一场只有几个舍友和同专业的舍友来捧场。正当我们纠结第二场是否举办时,队长罗骁说:“演!就算一个观众来看我们也演!”可能是上天看到我们的诚恳,第二场竟有很多人慕名而来!我们也第一次体会到音乐带给我们的幸福。 

组乐队就是要连练练。.JPG

组乐队就是要练练练。

2016年4月25日,我们有幸参与了淹城音乐节,和许巍、郑均、莫西子诗、山人乐队等知名音乐人同台演出。在音乐节的舞台上演绎自己的原创歌曲是众多大学生乐队梦寐以求的,也因为这样的经历,让我们更加坚定了搞原创的决心。

就这样,我们每年举办专场演出,从室内排练室搬到了室外操场,从简陋破旧的音箱变为专业的音响灯光,从一部分人的联欢升级成全校的夏日狂欢。我们特地把大四的专场演出起名为“毕业设计”,将他献给所有毕业生和也要即将要毕业的自己。 

我们是停驻了四年的观光客,我们音乐的脚印却永久封存在了河海大学。自此,每年在“6.18青柠檬日”举办乐队专场演出成了学校的传统,也成了青柠檬乐队不断前进的动力。

北京“光合声动”录音棚参加“石头计划”歌曲录制。.JPG

北京“光合声动”录音棚参加“石头计划”歌曲录制。

3

坚持

原创呐喊着希望,希望与你们不期而遇

我是蒋耀贤,青柠檬乐队的主唱。 

2014年末,大二,冬至,河海大学男生516宿舍,我们围坐在一起,写了属于我们的第一首歌——《我要走了》。像所有大学生乐队一样,在此之前,我们翻唱排练了很多经典中国摇滚乐,《向阳花》《再见杰克》《嗨,姑娘》……我想音乐的目的始终是表达,那一天,也不知道是想表达什么情感,或许是关于这个季节、这个年纪、这个城市…… 

2015年初,在常州出现了一个为摇滚乐服务的组织——拾伍音乐,他们在当年做了一场集合了全常州所有高校乐队的拼盘演出——“110摇滚集结号”。那是我们第一次在校外,参加比较有规模的演出。那是我们第一次演自己的原创歌曲《少年轶事》,演出结束后反响不错,这种来自做乐队同伴的肯定,对我们坚持做自己的音乐是个很好肯定。 

网易云音乐“石头计划”封面。.JPG

网易云音乐“石头计划”封面。

此后,我们继续着自己的创作,变换和尝试了多种的风格,不变的是还在表达,用音乐记录着我们的那四年。大三那年我们参加了很多乐队比赛,我们显得格格不入,因为我们坚持只演自己的歌。对于一支野生的自发组织的校园乐队,比赛是特别好的一个外力,因为比赛有deadline(最后期限),这让我们不得不给自己压力,将生活中的“碎片”加速拧成一首歌。 

在网易云音乐发行,收录在石头计划合辑里的《穿越迷雾的光》《我喜欢的每个女孩都有男朋友》这两首歌都诞生在这一时期。都说摇滚乐是反叛的批判的,甚至有煽动性的。但是,我们总觉得如果只是这样多少显得盲目。我们理解的,好的摇滚乐,它是给人思考的,而不是代替人思考。如今,坐在办公室里,有时也会随机播放到自己的歌,总会觉得那些闪光的日子从未远去过。 

大四,大家都很忙,考研、考公务员、做毕设、拿毕业证学位证,似乎留给我们共同的时间不会太多了。 

“毕业设计”音乐专场。.JPG

“毕业设计”音乐专场。

但是,我们还是没有停止音乐。平时我写了很多歌词,准备着,因为我知道我们总会一起完成这些歌。我们写了更加独立更自我的《银河旅行者》,也写了记念那些甜美瞬间的《Angel》,就这样时间的车开到了毕业。 

为了不那么遗憾,我们尽力,录出了四首歌。2018年,参加了网易云音乐石头计划,被选中,然后我们重聚,录音,一起等发行,做宣推,也每天忙碌着各自的工作与学习。说青柠檬未完待续,真的不是一句

安慰自己的口号,它将一直存在以这样的方式,19年初,希望能用一首新歌让听众与青柠檬不期而遇,其实,我也想说一句:好久不见。

《 中国城市报 》( 2018年12月31日   第 20 版)

(原标题:青柠檬乐队自述: 四年一梦,我们是音乐的笃信者)

(责任编辑:郭禹辰)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