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采煤塌陷区综合治理的淮北经验


来源: 中国城市报 作者: 黄晓武

0

核心提示:

几十年的持续采煤,使得安徽省淮北市出现大量采煤塌陷区,耕地被抛荒、村庄被废弃。如何治理塌陷区?淮北市提出逆向思维——不仅治理,还要变废为宝。经过综合整治,煤城淮北正在向“一带双城三青山,六湖九河十八湾”精致山水之城华丽转身,成为全国煤炭资源型城市转型崛起的“样板区”。

安徽省淮北市作为煤炭资源型城市,建市58年来,在为国家贡献10亿吨原煤的同时,也留下了35.3万亩的采煤塌陷土地,成为城市难以抚平的生态“疮口”。这些“疮口”,不仅是城市发展的“痛点”,更成为回应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堵点”。近年来,淮北大力实施中国碳谷·绿金淮北战略,不断探索城市转型与生态修复的“共赢”之路,以创新之举化害为利、变废为宝,综合施策治理采煤塌陷区18.63万亩,新增耕地10.20万亩、建设用地3.16万亩、养殖水面3.4万亩,有效解决近20万失地农民的生产生活问题,荣获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成功实现由塌陷“煤城”向生态“美城”的嬗变。

从塌陷深度入手,探索形成“深挖湖,浅造田,不深不浅种藕莲”的综合治理利用模式。

清代著名作家阮元曾做诗,“深处种菱浅种稻,不深不浅种荷花”,描述江南水乡农作物及其特点,充满了哲学的韵味,200多年后,这种思想用在了淮北平原的塌陷区治理上。淮北矿区具有开采厚度中等、地质构造复杂、塌陷面积广等特征,造成不同区域塌陷深度各不相同,“一招鲜,吃遍天”在这片土地是行不通的,必须因地制宜、科学治理。

“深挖湖”,就是针对塌陷深度大、积水严重的连片区域,采取深挖造湖的方法,打造绿金湖、南湖、东湖、乾隆湖等城区中心湖带,建设一个个滨湖公园、湿地景区,彰显湖清岸绿景色美,使淮北这样一个常年少雨的“缺水城市”变为“生态水城”。其中,绿金湖治理面积3.61万亩,成为目前全国地级市中面积最大的人工内湖。同时,修编完善城市发展规划,推动“依山建城”为“拥湖发展”,展现“一带双城三青山,六湖九河十八湾”特色风貌,成功跻身第五届全国文明城市。

“浅造田”,就是针对塌陷深度在0.5米以内的浅层塌陷区域,采取“推高填低”平整土地的方法,按照“田成方、路相通、沟相连、林成网、旱能灌、涝能排”的标准,综合治理成高标准农田,成为国家土地复垦示范区。如段园镇在复垦的2万余亩土地上建成无公害优质葡萄基地,并藉此举办段园葡萄采摘节,成功入选安徽省“十佳特色农业节庆活动”。

“不深不浅种藕莲”,就是针对塌陷深度在0.5—2米以内的塌陷区域,采用“挖深填浅”的方法挖塘发展种植、养殖业。如杜集区双楼、任庄两村利用塌陷水面种植莲藕600余亩,亩产近2500公斤,年直接经济效益达480万元。

从稳沉程度入手,探索形成“稳建厂,沉修路,半稳半沉栽上树”的综合治理利用模式。

塌陷区治理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因地制宜不仅要考虑塌陷的深度,还要兼顾塌陷的程度,对于处在不同阶段的塌陷区,采取相应的方式进行治理。

“稳建厂”,就是针对已经稳沉的塌陷区域,利用粉煤灰等废弃物充填造地3万余亩,为天一中学、开发区等建设提供用地约8000亩,建成了近10平方公里龙湖高新区,入驻企业60余家。

“沉修路”,就是针对仍处于沉降阶段的塌陷地,先修上简易道路,待塌陷稳沉后再进行综合治理,有效避免了资金的重复投入。目前已采取此方式修建人民路东段、长山路南段、创新大道等路网达39公里。

“半稳半沉栽上树”,就是针对非稳沉塌陷区,填上粉煤灰,然后在粉煤灰上覆盖30—40厘米厚土层,建设林苗两用林。目前已累计复垦林地2万余亩,栽植树木约120万棵。淮北先后获评国家园林城市、全国绿化模范城市。

从治理技术入手,探索形成“老采空区注浆充填加固、覆岩离层注浆、膏体充填”的技术模式。 

因地制宜、实事求是的治理态度是治理好塌陷区的思想基础,先进创新的治理技术则是塌陷区治理的有力支撑,面对不同类型的塌陷区,采取不同的治理技术,才能事半功倍。

“老采空区注浆充填加固”,就是针对已稳沉塌陷地的老采空区,利用高压浆液对地下采空区的空隙、离层进行充填加固,消除采空区内较大空隙和空洞,提高地基的承载力和稳定性。如淮北矿业集团在煤矿采空区上建成建筑面积8.4万平方米21层的办公大楼。

“采动覆岩离层注浆充填绿色开采”,是指淮北矿业集团与中国矿业大学合作研发的“采动覆岩分区隔离注浆充填绿色开采技术”,对采空区上方离层带进行高压注浆填充开采,实现耕地塌陷量和沉降度同步减少。

“膏体充填”就是利用石灰、水泥、粉煤灰和水等原料,经搅拌混合成膏体充填采空区,在不搬迁村庄情况下实现高效安全开采,节省了搬迁成本。

从搬迁安置入手,探索形成城郊社区、依镇建村、矿村结合、中心集聚的搬迁安置模式。

生态“美城”需要塌陷区自然环境之美,更需要人民幸福、社会和谐之美。淮北根据实际情况与城市整体规划,在不同地域推行不同的搬迁安置模式,切实增强人民幸福感获得感。

比如,相山区按照“城郊社区”思路,主城区附近光明、代庄等6个塌陷村庄,投资约5.7亿元,按城市居民住宅小区标准新建108栋6层农民新村,总占地面积达465亩,搬迁安置群众4286户、1.2万人,成为全省采煤塌陷区村庄搬迁史上集中动迁人口最多、投资最大的工程。

杜集区按照“依镇建村”思路,充分利用矿山集镇的基础设施和公共事业资源,把双桥、何庄等6个塌陷村庄向城镇集中,采取统建模式,在城市东外环建成占地100亩、拥有19栋5层居民楼的康园小区,实现了人口集聚、规模扩张。刘桥镇累计向镇周边搬迁安置行政村5个、群众1.8万人。

从资金保障入手,探索形成政府主导、企业主导和市场主导资金筹集模式。

不论是塌陷区土地的治理工作,还是群众的搬迁安置工作,都离不开资金的保障。淮北市大胆探索,多措并举解决塌陷区治理资金不足问题。

以财政资金为杠杆,积极争取中央、省级财政专项补助资金。2003年以来,共获批国家和省级矿山地质环境和采煤塌陷区综合治理项目332个、资金9.54亿元,带动市级财政投入工矿废弃地治理资金1.93亿元,矿山企业投入塌陷村庄搬迁安置资金40亿元。

以“地环保证金”为基础,建立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缴存管理制度。自2008年以来,累计收缴保证金5亿余元。2011年以来,全市11家矿山企业共支取保证金3963万元,治理塌陷区1238亩。

以PPP项目融资为补充,以绿金湖采煤沉陷区治理项目为例,采用PPP模式融资22亿元,解决了20多亿元的资金缺口问题。该项目去年被列入全国首个资源枯竭城市矿山地质环境治理示范案例,并成功入选国家第三批PPP示范项目。

淮北,这座因煤而建、缘煤而兴的城市,随着生态文明思想的有力践行、采煤塌陷区的科学治理、文明城市特色的不断彰显,逐步成为不是江南、胜似江南的生态“美城”。(作者系安徽省淮北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责任编辑:李彤彤)

gcz

栏目新闻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