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态 > 环保生活

敢问城市垃圾路在何方


来源: 中国城市报 作者: 乔妙妙

0
  上海建筑垃圾倾倒太湖事件持续发酵。在对事件的抽丝剥茧中,城市相关管理部门及时做出反应,有效地遏制事态的发展。日前,上海方面明确表示,目前申城严禁市内所有建筑垃圾外运至外省市,并立下了推动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的“军令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久,北京房山区河北镇被爆出,该镇将军坨景区附近有一垃圾山,面积如足球场大小。
    随着中国城市化步伐的加快,城市人口高度聚集,城市消纳能力面临更严峻的考验。每个人都会产生垃圾,垃圾处理问题可谓是世界级的难题。一路高歌猛进的城市发展速度,使得城市垃圾处理捉襟见肘。
    城市垃圾处理难在哪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北京的科研人员利用遥感技术发现,北京三环与四环的环带路区,有4700多个的垃圾堆,面积超过23万平方米。为解决这一问题,北京斥资23亿,日夜赶工建设了23座垃圾处理设施,北京垃圾围城的困局才得以缓解。1992年,广东深圳的垃圾实现了全部无害化处理。
    然而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一劳永逸的事情,城市垃圾处理也不例外。随着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老百姓对环境保护的意识越来越强烈。上海以及北京两地垃圾倾倒事件的曝光,当地居民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蒋建国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垃圾所谓的无害化处理,是环保的最基本的要求。然而随着环保技术的进步,以及人们对环境标准要求的提高,垃圾无害化处理的定义及标准也发生了变化。以前一些简易的垃圾堆放场,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都可以称得上是无害化设施。人们以前关注的多是一些危险废弃物的处置,现在则关心到建筑垃圾以及生活垃圾的处置问题。
     记者经过梳理发现,这些年我国在严厉打击非法处置危险废物行为,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在钢铁、水泥等工业较密集的河北省,从5月16日到7月15日开展全省范围的打击整治非法处置危险废物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对此类行为产生了威慑作用,达成了对非法处置危险废物的零容忍。
     蒋建国向记者表示,垃圾收运和处置需要资金的支持,这需要政府进行足够的财政投入。垃圾处理的中间设施和末端设施运行起来资金链更是需要充足的保障。现在有的地方政府往往对基础设施,比如道路、标志性的建筑物关注度很高,因为这些都是看得见的。但是对于环保设施,特别是垃圾处理的设施投入乏善可陈。政府不愿意将太多的钱投入到环境保护的建设,所造成的后果,其实大家都能想到。
 
    政府监管和投入是关键
    事实上,我国各地对城市垃圾的收运和处置有套完善的系统和规范的标准。2007年7月1日,我国开始实施了《城市生活垃圾管理办法》,至此拉开了城市垃圾处理的序幕。
2008年8月1日,上海公布了《上海市城市城市生活垃圾收运处置管理办法》。2011年3月1日起,北京施行《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这些条例都明确表示,市政市容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生活垃圾管理工作的综合协调、督促指导、检查考核和生活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的监督管理。
    蒋建国告诉记者:“如果大家严格按照我国的规范标准来处理城市垃圾,收运和处置的成本会很高,所以不可避免地出现政府监管的漏洞。最近集中曝光的上海和北京的垃圾处理事件,实际上,这种情况已经存在已久。不仅仅在大城市,特别是中小城市,垃圾处理的问题更为突出。城中心的垃圾向郊区倾倒,城市的垃圾向农村倾倒,这种粗放式的垃圾处理至今存在。不可否认,我国城市垃圾处理已经有非常大的进展,垃圾渣土随意倾倒的现象已经减少很多。”
    亡羊补牢,未为晚也。上海建筑垃圾倾倒太湖事件发生后,苏州迅速响应、积极应对,第一时间开展应急处置、环境监测等工作,并主动加强与上海方面的沟通对接,将偷倒的垃圾全部清运并进行无害化处理。政府部门强有力的监管措施发挥了应有的社会效益。
    蒋建国指出,政府的监管和投入是城市垃圾处理的关键。首都北京,环卫垃圾的车辆脏乱差,非常破旧,这当中就涉及到城市监管的问题。难道北京没有经济实力把这个提升一下吗?其实与政府的管理水平和重视程度有很大关系。
 
     化腐朽为神奇
    目前,我国处理城市垃圾的处理方式主要以填埋为主,因其工序简单,成本低廉,因此一直占据较高的比例。近几年,尤其是“十二五”期间,垃圾焚烧项目在我国的增长的比例也在加快。垃圾焚烧是世界各国广泛采用的城市垃圾处理技术。特别是日本和西欧,普遍致力于推进垃圾焚烧的技术的应用。
    当前,中国城市面临着土地紧张的困境,在业内看来,垃圾焚烧是首要选择。2013年全国设市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1.73亿吨,如果堆在一起,可堆出500多座百层高楼。
据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发电分会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投产新建垃圾焚烧发电厂17座,建成投产后全年新增处理量接近635万吨。位于北京的高安屯垃圾焚烧发电厂,是北京市第一座现代化大型生活垃圾焚烧项目,也是目前亚洲单线处理规模最大的处理厂。焚烧发电厂不仅可以发电,还可供暖并制作有机肥。
    蒋建国表示,垃圾焚烧项目的邻避效应是值得政府部门关注的问题,项目选址要考虑到市民的感受。目前,中国的垃圾焚烧项目在建设技术方面的标准很高,投资和运行成本都有保证,因此很多垃圾焚烧厂在顺利地建设。垃圾焚烧厂将成为我国垃圾处理的主流。
 

(责任编辑:zhuli)

gcz

栏目新闻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