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江西武夷山:山里装录音仪 听珍稀鸟类唱“美声”

来源: 江西日报 作者:

0

武夷山保护区启动黄腹角雉鸣唱声谱研究 为制定保护措施提供科技支撑

黄腹角雉(资料图)

    3月底,江西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迎来了中国鸟类学会秘书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雁云博士等3人,他们与保护区合作开展“基于雄性鸣唱声谱对黄腹角雉个体的识别研究”。其实,这不是张博士第一次做基于鸟的鸣唱声谱识别的研究,早年,他曾率队在武夷山做过“基于强脚树莺的鸣唱声谱的识别研究”。

    如今,监测研究珍稀动物的科技手段不断提升。最早是扛上设备翻山越岭蹲点守候,后来有了红外相机布设在丛林中。这次专家们在武夷山保护区布设录音仪,最终科研目的就是想确定该保护区黄腹角雉的数量。

    武夷山被誉为“动物天堂”

    江西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誉为“动物天堂”,但苦于缺乏照片、视频等活体实物证据,黑麂、白鹇等珍稀动物只停留在当地的野生动物种类的记录中。

    该保护区耗时9年通过红外相机采集监测数据已拍摄到、且可辨识的哺乳动物22种,其中就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麂,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黑熊、藏酋猴、鬣羚。这些发现,使武夷山成为“动物天堂”的美誉名副其实。

    “如果不用红外相机,是拍不到这些珍稀动物的身影的。”专家说,黑麂对人类活动很敏感,几百米外嗅到人的气味或听到人的声音,便会逃得无影无踪。

    通过安设红外相机,武夷山一些以前没见过的野生动物近年频频走进人们视线。这其中就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世界濒危鸟类之一黄腹角雉的靓丽的身影。

    省野保局专家介绍,在以前林业部门及科研人员寻觅野生动物一般有两个办法:一是以动物粪便、足迹为依据,但野外环境复杂,加之人为分析或有差异,调查结果可能存在误差;二是扛上设备,翻山越岭,守候几个月,可拍摄到珍稀动物的概率非常低。

    已录制7只有效鸣唱资料

    事实上,早在2005年以来,武夷山保护区通过与北京师范大学合作研究,在黄腹角雉的生物生态学研究上取得了一些成果。研究结果表明,影响黄腹角雉种群发展因素主要是窝卵数小,孵化率低,天敌(青鼬、松鸦、豹猫)危害严重,加之森林砍伐、生境丧失和盗猎等人为干扰,使黄腹角雉的分布区愈来愈缩小,种群数量亦不断下降。

    现在,专家在武夷山深山密林里安设录音仪,通过鸣唱对雄性黄腹角雉个体进行识别研究,又是出于什么原因考虑呢?

    北京师范大学张雁云教授介绍,选择黄腹角雉雄性个体进行研究,是因为它作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有很重要的研究价值。虽然黄腹角雉的鸣唱声谱没有画眉等有特色,但像人说话一样,个体之间还是有差别的。“比如说,雌性一般只在产卵时在窝旁边叫几声,雄性则每天天一亮都会鸣叫。”

    张雁云说,黄腹角雉的生活特别隐蔽,影像设备很难拍到。采用声谱捕捉的方式,研究黄腹角雉生活习性的精度更高了。目前,该团队已完成黄腹角雉分布区10台美国产自动录音仪的安装,并用手持录音设备,录制了7只次的黄腹角雉有效鸣唱资料。

    科研目的为确定黄腹角雉数量

    专家说,鸟类发出嘹亮的鸣叫,就像人的声音有自己的辨识度,不同种类、不同性别、不同发出的鸣叫也各不相同。通过对鸟类鸣唱以及相关行为的研究,可以了解鸟类不同鸣声的生物学意义以及鸣声与领域防护行为的联系,同时希望可以为鸟类的分类提供一定的佐证。

    张雁云说,目前在武夷山保护区安装的自动录音仪,每3个月更换一次电池,半个月左右收集一次声音素材。录音设备安装前,事先录好的黄腹角雉的鸣叫,由工作人员拿着边走边放音,山中黄腹角雉会回应。这样可以估算黄腹角雉的数量,以决定值不值得在此安装录音仪。

    据介绍,该录音仪影响低精度高。取回声谱后,该团队做了分声谱图,但鸟要鸣唱10声以上才能标记出来,有很多鸟只是鸣唱四五声。该技术通过录制的鸣唱声谱分析,对隐匿于树丛中活动、体色缺乏显著个体差异的黄腹角雉,进行个体精准识别,其成果将填补武夷山黄腹角雉种群数量研究的不足,为更好地制定科学保护措施提供科技支撑。 

(责任编辑:高伟壹)

相关链接>>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