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这里是,南充!!!

来源: 观城者 作者: 王诗文

0

1543393967760807.jpg

没有成都的市井烟火,没有绵阳的宁静沉稳,作为四川的一部分,嘉陵江携着上游凤州的肥沃泥土,流经顺庆区、嘉陵区、高坪区,稍驻日夜兼程的脚步,便在蜀都西麓、鄂楚东向、三秦以北,塑造了四川省仅次于成都市的第二人口大市——南充。

这是一片奇迹的土地。丝绸从这打开了通往世界的大门,“三国文化”半壁文化江山在这里撑起,红色文化在这里辉煌,春节文化在这里扬名。这也是一座难忘的城市。陆游离开十余载仍难以忘怀:“一别南充十四年,时时清梦到金泉。山阴道上秋风早,却见神仙小自然。”独步南充,踏碎清秋,每一片砖瓦,都是耐读的书卷,每一幢廊檐,都是入画的诗意,古朴而不张扬,在烟雨廊棚和桥影浮动间,惊艳着世人的眼眸。

东方仙都,南充

南充这座城市里,唯人间烟火与仙家的气息生生不绝。呦呦鹤鸣、倩倩梨花影,都如土沁般活在南充人的日常里。

这里被仙气庇佑。老君镇挨着小佛乡、火鼎盛的南充清泉寺、静美的穆斯林圣地巴巴寺、埋葬袁天罡和李淳风的天宫院观音寺、仅容一人居高临下的无量宝塔、古老的禹迹山摩崖造像石雕、宏伟壮丽的奎阁…南充,这座世界级的宗教博物馆,敞开胸怀,将千年间的多元文化巧妙融合。

最热闹的,要数每月的初一和十五,一年不间断的勤佛活动。正月头敬许下心愿,腊月尾敬亲自还愿。大庙小寺里的人群,无不闭目聆听缭绕的梵音,从人们的虔诚的祝祷中,就会发现这是一座活的古城。

这里烟火缭绕,有清晨钟声散入五云端的“白塔晨钟”,有凤凰彩羽如舞云间的“朱凤朝霞”;这里野旷风清,有嘉陵江口溪水荡漾的“曲水晴波”,有嘉陵江中与宋时眉山媲美的“连洲古谶”;这里治愈庸俗,有似神仙藏玉镜的“金泉夜月”,有谢自然飞升成仙的“栖乐灵池”;这里天阔云淡,有里秋风开锦秀的“果山秋色”,有参差烟树掩霞熏的“青居烟树”。

南充,是四川最有韵味的城市,它烟火缭绕、它野旷风清、它治愈庸俗、它天阔云淡,仙气中不乏人气,斑斓里有些清朗,与其说人间仙府是四川,毋宁说人间仙府是南充。

东方古都,南充

行走在如今的南充,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寺庙、古迹、民居、街巷紧紧挨在一起,清净却也不失繁华。古老的街道上,古寺佛龛,楼宇林立,满街小贩,熙熙攘攘。南充的灵魂在古老的亭楼里,位于嘉陵江边的玉台山腰间的阆中滕王阁和西山风景区的万卷楼。历史上这两座古楼,绚丽繁华,无可比拟。纵使千载时光悠悠而过,它们却仍旧深邃而精彩。

从古城阆中北面出城到沙溪场桥头登山,绕过一条逶迤的石阶路,拐过数百级石梯,便可见到滕王阁。阳光透过滕王阁前6层螺形石质的佛舍利塔洒下斑驳的日光,隐约能听见寺庙里唱诵经文的乐声,樱花在一旁开得正盛。

日至晌午,信步走走,滕王阁鎏金铜瓦的王宫式建筑伴着轻烟袅袅,让人忍不住放慢步子。走进大厅,青砖铺地,24根朱红立柱立于廊中,狭长的爬壁长廊刻满历代诗文。清清夜辉之中,黄卷青灯,长斋绣佛。这样的生活,最有禅意。

南充城西有果山,此处有万卷杰出。穿过繁华的南充市区,走进位于顺庆城西郊的西山风景区,重山复水之间万卷楼藏身其中。万卷楼以红色和黑色为基调倚岩而建,它为三重檐式木石结构楼阁,门楣窗框镌花刻鸟,砖木墙石巧饰浮雕,既有传统古寺的对称严整,又有华丽古典的色彩表达,沧桑却不失韵味。

作为西晋著名史学家、《三国志》作家陈寿的治学之地,三国文化从这里源远流长。庭院中央耸立的陈寿青铜塑,如洗尽铅华的老者,沉默在万卷楼的千年历史中,彰显倏忽风雨的流金岁月。

东方绸都,南充

中华民族崇尚丝绸,从5300年前钱塘江河畔的纺织工具,到轩辕黄帝之妻螺祖桑树下吐丝的神话传说,丝绸从发明起始就格外具有传奇色彩。

天上取样人间织,满城皆闻机杼声。南充,古称绸都,又名果城。据《华阳国志》记载,南充早在三千年前的巴子国时已盛产桑蚕,在周王朝时已成为贡品;秦汉时期,丝绸业一跃成为南充的经济支柱;到汉唐时期,民间栽桑养蚕更为普遍;在唐宋时期,有绸、绫、绵、绢、丝等10多种产品曾被定位朝廷常贡。因此,南充素有“巴蜀人文胜地,秦汉丝锦名邦”的美称。

作为我国蚕桑丝绸最早的发源地之一,南充人对丝绸也是格外偏爱。除了帝王显贵,在民间的丝绸则透着浓烈的生活气息,“万家灯火春风陌,十里绮罗明月天。”宋徽宗政和年间,果州刺史邵伯温在《元夕》一诗中描写了正月十五之夜,南充十里长街以丝绸缎帛布置的盛况,人人都穿着华丽的丝绸衣服,家家商户都挂起华美的丝绸帷帐,月色映照下,更显流光溢彩。

绚丽蚕娘舞,飞烟起岫裳,是中国最典雅的底色。南充的丝绸更是历经了无数朝代更替源远流长,出现在雄峻威严的黄袍之上;编织成了娇艳新娘的一身华服;点缀在年轻姑娘的发簪上,南充的丝绸文化早已流进了中国人的日常,深深嵌入进了中国的历史长河之上。

南充,她有人间的烟火缭绕也有仙家的生生不息,她有繁华的红砖古厝也有绚丽的楼宇林立,她有满城机杼的古朴也有长街绮罗裳的华丽,她是崛起中的东方古都,,一朝蛰伏,只待重生。

 

(责任编辑:王诗文)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