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学京剧,心里头要有一口牙!

来源: 《观城者》 作者: 赵东宇

0

来源:李彤彤

叠袖、踱步、甩发、回眸、侧翻、昂首、站定……中央戏曲学院教学楼内,一个身穿黑色练功服的女生正在练习一套京剧动作。她叫王妃,京剧表演专业的大二学生,主演武角。午休时间刚过,王妃来到练功房练习,一同前来的还有她的同班同学孟德民。这位身材魁梧的男生主唱花脸,文净角色。包拯、窦尔敦、张飞、孟良、司马懿……都是孟德民饰演过的名角。

十年后的再次相遇

虽刚刚成年,二人的戏龄却已十年有余。王妃的妈妈酷爱京剧,于是将女儿送到少儿班学戏。九岁时,王妃学唱了第一出京剧《挡马》,后来也多次随老师出国表演。没想到十年后,在大学的课堂上,十九岁的王妃与《挡马》再次相遇。这出戏已经深深印在她的脑海里,当王妃开口唱起第一句时,一种英姿飒爽的气息扑面而来。嘹亮而浑厚的唱腔与她平时的嗓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听者很难将注意力从这个女孩身上转移开。

同是小小年纪,孟德民的经历却与王妃不尽相同。七岁时,孟德民就在京剧团里观摩老师们排练,这个胖小子深得京剧团演员们的喜爱。彼时,借着旁人的一句“这孩子长得真像唱花脸的”,孟德民走上了京剧之路。作为全家唯一走上京剧之路的人,在他的影响下,曾经“外行”的家人们也真正懂戏了。“其实京剧特别有意思,如果你每天去看,就会发现老先生每天把这出戏唱得都不一样。这是一门舞台艺术,在舞台上看、在现场看,你就会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作为最忠实的观众,每次孟德民演出结束,家人都会给他说戏。回想起这些,孟德民会心一笑。

手眼身法步的全身塑造

在两位学生的眼中,多年来,学戏的时间几乎都用在了练功上。“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王妃对这句俗语深有感触。她身骨很硬,小时候练功时被老师“撕腿”,吃了很大苦头。尤其是准备高考时,王妃请很多位老师帮忙压腿,“就是耗着,每条腿耗半个小时,每压一下腿都很疼。”时至今日,谈起这段经历,王妃依然感同身受一般皱了一下眉。但即使在最苦最难的时候,这个女孩也咬牙坚持了下来。学戏十年,王妃一次都没有哭过。

早在儿时,王妃就被梅兰芳先生的《霸王别姬》深深吸引,每一次观看演出视频,她都会被深深感染。“大师,大师啊!”王妃这样称呼了梅先生很多年,提起这位前辈,她满眼的骄傲。追随着梅先生的脚步,王妃也扮演过很多绝美而经典的角色。如同自己的名字一样,她身上带着古典的特质。穿上一袭水蓝色的戏服,摇起一把折扇,唱起《新贵妃醉酒》的片段,王妃就像一位穿越而来的古代美人。很多人觉得京剧的扮相华美靓丽,但其实演员戴着这些服饰和行头非常不容易,还要承受着疼痛和重量去进入角色。“勒头功也是我们要修炼的。”王妃自嘲道,干净的面孔上浮出腼腆而青涩的笑容。

不怕苦累,是每一位学戏人的基本特质。练功时,所有的苦和累都被孟德民看作一件很普遍的事情,一向将其积在心底,很少对人谈起。但对于师父的批评,多年来他一直记忆犹新:小时候有一次,孟德民没有好好复习新学的戏,师父发现后严厉地训斥了他,并罚他保持“山膀”的动作半小时。那一次惩罚,孟德民累得手心发热、汗流浃背,而那次,还是在冬天。孟德民的启蒙老师就是京剧团的团长,虽然从小被惩罚过很多次,但孟德民从没有怨恨过师父,而是对他的教导倍加珍惜,他知道,师父一旦不在了,知识就被永远带走了。现在,孟德民还有很多不明白的问题,却再也问不到师父了。“心里头要有一口牙”,这是师父给孟德民留下的话。看到现在很多学戏的孩子不知道如何去练功,孟德民很想让他们都记住师父的这句话。

进入大学阶段后,两位学生仿佛一夜之间成长了。王妃对自己的要求愈加严格,昆曲节、园博园、长安大戏院有演出时,学校都会有同学去参加,但王妃把更多精力花在了打基础上。因为从小养成了吃苦练功的习惯,她现在每天除了与同学们一起出早功和晚功,还会抽出午休时间独自练习。王妃深知,学戏与学习其他专业不同,学戏的孩子更能吃苦,非常需要毅力和耐力。“练倒立和下腰这些基本功时,真的是能多坚持一秒就是一秒。如果不是胳膊使劲撑着,真的就摔倒了。”

而孟德民,对于在课堂上学过的戏,从创作背景到内容主旨,他都可以分析得头头是道。这些并不是从书本中背下来的,而是通过现代京剧的唱段,“翻页”找寻到裘盛戎、金少山这些老先生的演绎,再去钻研琢磨。学戏就是在学如何讲故事,不一定去研究古代的历史,而要从每个角色中体会那声唱腔、那个身段、那份情感。

对于京剧表演这个专业,王妃一直很庆幸自己选择了它,也很感激京剧给自己举手投足间的气质带来的改变。手、眼、身、法、步,京剧讲求对人全身的塑造。王妃认为学习京剧更能让人去体会生活中细微之处的改变,老师每次的上步、手势、眼神,都是需要仔细观察的。同时,王妃也认识到,自己需要储备更多的理论知识,多读书。“我想做一名京剧老师,把这门艺术发扬光大,我真的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看到我们。”这是属于王妃的小美好。

京剧是一门特别遗憾的艺术

不论做哪一行,都不会完全事事如意,京剧也是如此。出门遇到叔叔阿姨辈的人,如果孟德民和别人介绍自己是学京剧的,多数时候是受到尊重的,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学京剧的人是吃过苦的。但如果和同龄的年轻人说起这些,往往就不被理解了。“就是一帮唱戏的。”每每听到这种话,孟德民的心里都很不是滋味。“京剧是一门特别遗憾的艺术,可能就由这代人送进博物馆了,但不是我们想送,它就会进去。”孟德民表示,保护京剧不只是这些学习京剧的人在做的事,国家也发挥着很大的作用。京剧从来都不担心“失传”,真正需要的是“推广”,需要更多的人知道它,更多的人喜爱它。

谈到京剧的现状,孟德民眼中流露出些许遗憾,“就像蝉一样,刚要从地里冒头,就被人抓走了,看不到它破壳成为金蝉。”他感叹京剧正逐渐被新时代的文化吞没,而自己所做的努力却只是杯水车薪。当今时代,人们大谈“传统文化要与时俱进”,孟德民对此保持质疑的态度。很多人所谓的“创新”,其实是随意的“篡改”,是对京剧的一种颠覆。从师父那里一代代口传心授的“传统的味儿”,是现代科技无法模仿和创造的,而这些才是孟德民最珍视的京剧之魂。

对于未来,与王妃不同,孟德民不愿做京剧老师。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睁大了闪着泪光的眼睛,哽咽着说:“我真的不想让自己的下一代再去学京剧了。”在他看来,一方面,学京剧的苦不是常人可以承受的;另一方面,很多人在这条路上走了很多年,但其实没有几个人是真正熬出头的。“成大师太难了,我只想一直唱下去,一直热爱下去,把师父传授的知识永远记住。”在孟德民眼里,这就是问心无愧的标准。

(责任编辑:王诗文)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