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衡阳,心寄山间必不流俗

来源: 观城者 作者: 王诗文

0

衡阳,雅称“雁城”,地处南岳衡山之南,因山南水北为“阳”,故得此名。

栖于衡山脚下的衡阳,借着仙山灵气远远望去云蒸霞蔚,从清晨至日暮,莺鸣雀和,灼灼融融,一片生机盎然。

与衡阳城相依偎的衡山,西至丹阳,东至湘江,横断了湘中盆地和衡阳盆地。常年雾霭苍茫的衡山,随处可见花木扶疏、林森木秀,别致秀丽的景色使衡山颇享盛名,以至于每每提及,都带有侔色揣称的美好之意——南岳独秀。加之从古至今流传下来“雁不过衡阳”的经典传说,人们对于衡山总有一种莫可名状的情愫。

衡山作为道教、佛教圣地,几千年间,总有一些脱离世俗之人,不远万里,长途跋涉来居此间,或隐世、或求道、或修仙,虽不知其最终结果如何,但只要进到这座山里,亲近自然,便会洗涤一尽烦绪,对山风朗月,生如神仙。

祝融峰作为南岳风光“四绝”之首,常年在烟雾横波里隐隐绰绰,加之群峰配衬,偶然风来,氤氲的雾岚被轻轻打散,尤显峻极天穹。峰名是根据火神祝融氏命名的,在古语中,“祝”是持久,“融”是光明,即祝融峰也有长久光明之意。祝融住在衡山,死后又葬在衡山,衡山借此便沾染上了几分仙气。登上衡山之巅,瞭望脚下,天地缥缈若无,山是郁郁青青的连绵,云是丝丝袅袅的缱绻……不愧祝融峰“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美誉。

衡山的灵气让衡阳都被赋予了一种大开大合的气势;历史使衡阳自有一种不言而喻的厚重;而文化则给予了衡阳多元的色彩,加上随处可见的动人景致,迎着骀荡暖风一路走来一路清新。

“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王勃的《滕王阁序》曾写道。王勃在洪州的都督府参加宴会时,郁闷之情到达了最高点,于是一口气写下了让唐高宗称绝的《滕王阁序》,文章由洪州的位置写到宴会,从滕王阁的壮丽,到人生遇合,最后自励志节,以应命赋诗和自谦之辞作结。

王勃可能无法想象,他一生都向往的长安,在一千三百余年后的今天,只是一片了无生趣的荒芜之地。而他曾经无数次想离开的衡阳,却成了无数人向往的理想归宿。


衡阳,不仅留下了王勃的千古绝唱,更是文人骚客眼中的理想之地,这种理想,不仅仅是对衡阳景致的认可,也是对衡阳情思的认可。

“八月雁门开,雁儿脚下带霜来”。传说,每逢白露过后,大雁集体迁徙,向南飞越,直到湖南衡山的回雁峰,感觉气温暖和,在此栖息越冬,来年开春后再北归,所以有“雁不过衡阳”之说。被赋予了思乡之情传统寓意的大雁自然牵动着众多游子的心弦。

杜甫客死衡阳前,曾留下“万里衡阳雁,今年又北归。双双瞻客上,一一背上飞”的绝唱;范仲淹的“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泪洒千万里;王安石的“万里衡阳雁,寻常到此回”则带着对友人的满腹思念,而柳宗元的“临蒸且莫叹炎方,为报秋来雁几行”则借着衡阳的大雁给友人送上祝福。

厚重的文化底蕴,为衡阳注入了一种人文生机,随处可见的美景,亦因此而神采飞扬,多了些灵动之美。

居山为寝,草木作邻,鸟兽为友,对酒当歌,栉沐清风,枕月而眠,忆人间余味,独与天地同行,这大约是古人最理想的生活方式,而位于耒阳市的蔡伦竹海让这种风情变成了风景。绿竹琳琅,跫蛩虫声,穿梭于竹海之中,可见“竹竿有甘苦,我爱抱苦节”的通透,可得“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的禅意,更可享“轻舟赏竹翠,曲径闻竹香”的闲情,颇为闲适。

若是风景看厌了,便看一看衡阳的鸟,浮云朝露边,山光无边下,泉鸣水溅中,“江口鸟洲”树林阴翳里鸣声上下,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倏忽闭眼,侧耳倾听,大自然用它的音律,奏着一首又一首清脆的山野曲调。再睁开眼,已是金乌西坠,鸟雀归巢。

衡阳,当真是心寄山间,无论何时也不流俗。

(责任编辑:王诗文)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