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观城者 > 观社会

丽江,慢慢喜欢上你


来源: 《观城者》微信客户端 作者: 王诗文

0

1538183624269574.jpg

在秋风习习的北京城里,蓦然想念起丽江的氤氲天色。

丽江,在彩云最南端,一个花开不谢的梦乡。在这里,一朵云追着另一朵云,是丽江的执着;一种情怀呼唤着另一种情怀,是丽江的魅力。家家流水,塘塘垂柳,是丽江的风情;瓦屋栉比,院芳香郁,是丽江的柔软。

常年氤氲在玉龙雪山雾气里的丽江像是一位如诗如画的娇娘,着一身青色衣裳,菀菀从画中来,带着山覆着雪的娇媚,随着水流着花的灵动,惹得飞鸟和晚霞都会在倏忽往来间前来拜访……

当光束在丽江古街上流转,街角安安静静的老建筑和街心沸沸扬扬的闹市在这里产生了美妙的共鸣。或坐在车水马龙的街头等时光暗淡,或看古街变得灯火辉煌,或看皎洁的月光,漫过高处不胜寒的玉龙雪山,或坐看初升的旭日,唤醒沉睡的丽江古城……岁月在这里变得慢起来,心却依旧鲜活。

天亮时分,从四方街出发,轻踏脚步,沿狮子山下的石阶走到尽头,云雾见就能看到万古楼。守着古城的热闹,紧邻新城的繁华,在这里看得见市井,却又不会被市井所打扰。

推开山间虚掩的古朴大门,一个千年风雨飘渺下的老中式院落豁然开朗。一座座塔式建筑,门楣窗框镌花刻龙,砖木墙甍巧饰浮雕。既有传统民居的对称严整,又有古典沉稳的色彩表达,沧桑中不乏韵味,沉静中别有生机。如洗尽铅华的老者,沉默在纳西文化的街巷中,用它如墨晶的瓦,如朱砂的墙,彰显着流金岁月。

登上万古楼,一抬头便是玉龙雪山的万年冰川,一低首便是如诗如画的田园村落。
红砖黑瓦的塔式建筑,更有一种历史的厚重,外表虽恢弘张扬,内里却是实木的温润,带着一种久远的灿烂,重叠在了每个人最初的梦境里。

傍晚,穿梭于狮子山下,街边的建筑有旧有仿,就在这条历史长街的巷尾,仍藏着一处典雅的建筑。在老旧的木府门前走走停停,细细抚摸每一块古老的砖,沟沟壑壑间蕴藏了明代多少的前尘旧梦,刀刀刻刻间保留了唐宋多少的烟雨灿烂。

大门斑驳,乳白色的墙面上裹了一层青灰色,如今的木府门在岁月的剥蚀下,虽早已不复旧时繁花,但那些落尘结丝的雕梁,泥皮斑驳的老墙,和被风霜侵蚀的砖瓦,依然用一种倔强的姿势坚守着它昔日的气派,信手拈来,到处都是白族和纳西族千年文化的历变故事……

在丽江处处有禅意,如果只是把历史作为丽江禅意的写照无疑是单薄的,在丽江可品曲、赏月、游山玩水、等旭日东升,渔舟唱晚间时光慢慢暗淡,古街慢慢变得灯火辉煌,泸沽湖却云霞明灭。和风,山水,丽江总能在某一瞬间带给人触动。

泸沽湖远离丽江市区,云影入水,水升化云,越冬水鸟在这安然栖息。借一艘小船,游弋于湖心,推开桨便能推散玉龙雪山的倒影。清风闲月、水自悠闲、一汪水池倒影天地,不时有涟漪泛起……素日的烦乱也随着风消散在天地之间。

佛语有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大抵如此,来到泸沽湖的时候,便总有如此的心境。丽江的禅意是真实间的虚幻,既有遗世独立的宁静也有人间烟火的灿烂,就像是北象山脚下的“龙王庙”即使身处闹市却依然暗藏它古老而神秘的气息。

说起“龙王庙”鲜少人知,但如果提起它的另一个名字也许你曾有所耳闻——黑龙潭公园。这里有人们称为"四美"的汉祠、唐梅、宋柏、明墓,一潭碧水自地下涌出,清澄透彻,景色幽雅。遥看雪山,卧看云水夏日山林的虫唱,浮生的悠长在这里都会变得缓慢。

似乎时间到了丽江这似乎就变得缓慢了起来,慢慢的喧嚣,慢慢的宁静,倾慕丽江的旅人便在这慢慢地迷恋上了丽江,再难分别。

(责任编辑:王诗文)

gcz

栏目新闻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