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观城者 > 观社会

“梁园”是开封真正的灵魂


来源: 《观城者》移动客户端 作者: 王诗文

0

640.webp.jpg

初春时节,清景难逢,桥头车马闹喧阗,桥下帆樯见画船。

总会想起千年前徘徊樊楼之上夜闻歌舞的梁孝王。

公元398年,当开封还是大梁的时候,战国魏惠王的车驾驶入这片土地,迁都于此,这是开封有明确历史记载的第一次建都。当时还未称帝的梁孝王在此地修建了诗人笔下“美酒如刀解断愁”的“梁园”,并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日子。

 

虽然“梁园”的美好到今天早已无法考证,但诗人的几首小词中仍能品味到“梁园”的雍容和典雅。北宋诗人刘子翚在《汴京纪事》中曾如此描述“梁园”:梁园歌舞足风流,美酒如刀解断愁。忆得少年多乐事,夜深灯火上樊楼。一首诗读完恍惚之际仿佛看见梁王矗立在梁园之中,伴着四季冉冉拂过,静静的看歌舞升平。

“梁王”善舞弄权术,更善风花雪月。春赏百花,春草;夏赏凉风,疏雨;秋赏菊,插茱萸;冬日晚来天欲雪之时,烫杯清酒,听着师旷的那首风韵绵长的“阳春白雪”,剪影之下是二人共剪西窗烛,共话西山月的美好。远有伯牙钟子期的高山流水遇知音,近有梁王师旷的逢其知音千载难逢,自是不羡鸳鸯不羡仙,只把长夜当短夜。纵使弹指百年间,梁园便已日暮乱飞鸦,也无妨,彼时的大梁已然繁华到美好。国盛,或是国衰,都是历史烙下的痕迹。

 

《清明上河图》

 

人们常用“琪树明霞五凤楼,夷门自古帝王州”来记录开封的美好。这个拥有两千七百多年历史的开封,走过山长水阔的繁华,也见过时过境迁的落寞,最终成了黄河下游,豫中以东那个曾富丽天下的中国八大古都之一。两千多年后,再次提及开封,我们脑海中仍能浮现出《清明上河图》上刻画的商贾云集,街巷如网,车水马龙,游人如织的历史纹印。

赵匡胤在这杯酒释兵权,政权的跌宕让北宋王朝在征战杀伐中破茧而出,将开封这块风流之地,推入了风云变幻的时代漩涡。从此,开封开始了九朝帝王,延续近两个半世纪之久的都城历史。

新的民族文化融合,一次又一次,发生在这块土地上。开封也在相对稳定的和平中,日渐繁荣,北宋也成为开封历史上最为辉煌耀眼的时期,经济繁荣,富甲天下,人口过百万,风景旖旎,城郭气势恢弘,政治的兴盛、文化的繁荣、社会的安宁,记录了一个时代的辉煌,开封也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大都市之一。

以文化为纸,以铁骑为笔,这个时代里的诗人和英雄,用一首首名词、一座座墓碑,透射出一个时代经济的雄浑,李清照温婉清丽的《醉花阴》、包青天正大光明的传说、王安石变法革新的创举、范仲淹心系天下的情怀、杨家将满门忠烈的赤胆忠心,无一不记录着开封“八荒争凑,万国咸通”的无限繁华。虽然宋朝在历史上给后人留下“积贫积弱”窝囊的背影,但学者余秋雨仍然说“我最向往的朝代是宋朝”。

 

(影视剧《精忠岳飞》剧照)

 

因此,当女真族的铁蹄踏破汴京城门的时候,这个曾经无限荣华的城池终于变成了一片断壁残垣,“东京梦华”的美好化成泡影被永远的埋葬在黄河之下。“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岳飞黄河岸边的一首《满江红》给开封的辉煌画上了句号。唯有“开封城,城摞城,地下埋着多座城。”一句民间童谣,记住了这个王朝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如今,开封的天波杨府,包公祠,清明上河园,包括龙亭公园前的那条崭新的御街高门大屋层楼叠榭,但都再已难寻往日的风采,少了点精巧绮丽的古典与儒雅,开封似乎失去了自己的色彩。不肯放弃荣光的开封用一座座粗糙的仿古建设来妆点本来碧瓦朱甍的城市角落,却让开封更少了些许雍容,平白让人失去了情趣。

市井嘈杂,但“梁园”里仍可见新霁月色,清泉疏石,风庭月榭的美景,或许开封人曾无数次回忆起大梁,那个梦开始的地方,怀念起梁王煮水煎茶,或饮清酒,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的那份潇洒。

“梁园”才是开封真正的灵魂。

 

(责任编辑:王诗文)

gcz

栏目新闻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