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观城者 > 观社会

吉安,我还是喜欢叫你庐陵


来源: 《观城者》移动客户端 作者: 王诗文

0


在辽阔的中国大地之上,江西中部,一座隐居于千年烟雨之中的古城,以静谧之姿悠然挺立着。西承湖南,北接江西,揽罗霄山脉中段,临赣江水滨而筑,她的名字叫——吉安。白居易的《中隐》中曾提到:“唯此中隐士,致身吉且安。”吉安的命运恰如香山居士所向往的“中隐之道”,吉泰民安。

巍巍城郭阔,庐陵半苏州。这里,古称庐陵,又名吉州,雅号金庐陵。这里人才辈出,名士荟萃,文化发达,民风淳朴,是享誉全国的文章节义之邦,因此又被冠以“江南望郡”的美誉。

这是一片非凡的土地。中国革命在这里星火燎原,井冈山精神在这里辉煌,江西半壁文化江山在这里撑起,江南青铜文明在这里扬名。走在吉安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是文人院落,诗情画意而不落窠臼,斑驳墙壁上刻画得是峥嵘岁月的红色印记。

世人眼中的吉安小城,唯人间烟火与书卷气息生生不息。故居学堂、老树新花,都雨般沁入进了吉安人的日常里。作为状元才子之乡。吉安明朝就有“三千进士冠华夏,满朝文武半吉安”的佳话。到了现代,吉安更是拥有号称“ 星汉灿烂吉安府,人才辈出白鹭洲。”的白鹭洲中学。

吉安崇尚文治的底蕴是流淌在血脉里的。从唐代的女歌者许和子,到宋时的贤相刘沆、文史学家欧阳修、诗人杨万里、词人胡铨、乃至明朝的江南才子解缙、史学家郭子章、东林党首邹元标......吉安,这座世界级的文化学府之城,将千年间的多元文化融合成了自己的一方沃土。

吉安坚韧不屈的高洁更是根植在了灵魂里。公元1259年,宋恭帝赵佑号令天下勤王,身居吉州的文天祥看到诏书后痛哭流涕,在《吊五木》诗中留下“中兴须再举,寄语慰重泉。”的悲切高呼。此时元军兵分三路大举南下,已经攻破了临安市郊,文天祥率领万余吉州对元军的抗虎狼之兵,寡不敌众直到战败被俘。直到最后,文天祥也从未放弃过反抗的想法,而是留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千古名句。

文天祥不屈的精神并没有随着他的逝去而消失,而是被无数的华夏子孙牢牢地记住了千年,融化在了无数华夏儿女的骨血里。井冈山之上,毛泽东旧居里的一盏油灯,一方砚台,见证了毛泽东同志撰写《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时的奋笔疾书。黄洋界保卫战遗址、荆竹山“三大纪律”颁布地、小井红军烈士墓……这些刻画着井冈山深厚的红色历史文化记忆的地方,不一部记录着井冈山斗争时期那段烽火连天的岁月。

这也是一座精致的城市。杨万里曾盛赞:“山川第一江西景,风月无边相国园。”千百年来,吉安枕眠了华夏最具古典气息的城市山居,借远山苍翠之烟色,引清流明澈之静水,采天下瑰丽之花卉,移吉安秀丽之山涧。

杨柳依依、波光粼粼、芦荻翩舞、钓叟悠闲的古后河绿廊周边,齐刷刷立起一排排飞檐翘角、雕梁画栋的建筑,让穿越漫漫岁月的后河,延续千年文脉,再现庐陵芳华。

诗人苏轼笔下“此地风光半苏州。”的绝美和惊艳,都藏在了吉安的山野浅沟间。从螺子山的十里桃花,到真君山的海棠丛林;从天华山的三秋桂子,到天玉山的油菜花海;从青原山的樱花烂漫,到武功山的杜鹃芳菲。所有的别致,都会因为这里是“吉”,才更加让人酣沉其中。

庐陵老街之上,仿佛还能听见当年苏轼在黄庭坚挚友的引领下,游玩了后河附近的南塔寺,并即兴吟的那首《寒食与器之游南塔寺寂照堂》:

“城南钟鼓斗清新,端为投荒沦瘴尘。

总是镜空堂上客,谁为寂照境中人?

红英扫地风惊晓,绿叶成阴雨洗春。

记取明年作寒食,杏花曾与此翁邻。”

彼时正值清明前一日,漫天飞舞的杏花的花瓣纷纷扬扬地撒在苏轼的衣衫之上,他目光如炬,似乎能一眼看尽他心底的澄明。儒家的治世、佛家的修心、道家的养身,被苏轼顺手拈来。他孤傲达观地穿越世俗的目光,在庐陵这座安然的小城,度过一生中最后韶华。

如画的庐陵老街就像是一副“活”着的《清明上河图》,楼上楼下,青街小巷,一副生动的“清明上河图”古代市井图徐徐展开在我们眼前,状元楼、关公庙、吉安会馆、古钱庄、庐陵博物馆缀点着这座古朴的老城。关公巡游、员外嫁女、秀才选婿、状元娶亲、街区小丑、跨马游街……一幕幕经典的历史印记在吉安人的演绎中活络起来,变成这座小城最难得的景象。

浮世荒波之中

文化赋予了吉安随遇而安的个性

它没有迷恋过去“金庐陵”的辉煌

印象中

它是一座清雅缓静的古城

也是一座活力充沛的新城

它浓缩了天地之气与变幻之景

浸润了人文之美与桑梓之情

引领着世人阅赣风诗韵

聆白鹭飞歌

暮然回首间

吉安还是庐陵


(责任编辑:王诗文)

相关链接>>

栏目新闻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