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忆1977级 我的大学生活

来源: 中国城市报 作者: 侯卫星

0

1977年,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我作为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届考生,考入了河南省商丘师范学院。时隔四十余载,当年在学校中学习、生活的场景片段仍历历在目,不禁令人感慨万千。

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次高考,距上一次已经过去了12年。广大考生热情高涨、踊跃报名,符合条件者几乎都想一试身手,有的师生同时报名,有的一家共同登场,有的录取到一个学校,有的录取到一个专业。因此我们这届同学成分复杂,职业不同,老少参差,特点各异,出现了“官民同学,师生同读,父子同校,兄弟同班,夫妻同桌”的独特景观。但关系间的悬殊并不影响我们同学之间的相处,在一个学校里读书,大家都是同学。我和几个长我很多岁的大哥哥、大姐姐,一起学习、一起实践,关系十分融洽。

1978年1月份,徐迟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在《人民文学》第一期发表,后经《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刊转载,激荡了整个科学界教育界,整个大学校园因之沸腾,不少同学对这篇文章爱不释手,反复阅读,细心体会。我身边的不少同学亦暗下决心,以陈景润为榜样,刻苦学习,努力拼搏。当时整个校园,形成了“比学赶超,明争暗赛”的学习氛围。我亦和同学们一起,努力学习,在两次全校举行的物理竞赛中均获得一等奖。

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正处于历史剧、古装剧、爱情剧刚刚解禁的时候。爱情剧《刘三姐》、印度电影《流浪者》等影片开始复映。一些同学从学校看到卫生营,从卫生营看到地质队,从地质队看到周边村,同一部电影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仍然热情不减,兴趣不衰。越剧《红楼梦》电影首次复映时,一个“和尚班”(全班都是男同学的班级)的几个同学自发组成一个团队,到距离学校十多里的商丘市道北影剧院一连看了八次。他们带着“夜光笔”当光源,明确分工,把所有唱词全部记录下来,然后刻蜡版油印成册,在同学之间传看。为了赶场子,有一次他们冒着大雨被淋成了“落汤鸡”,但仍照看不误。

除了学习、娱乐外,我们在“吃”的方面,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到学校报到后,我们吃的第一顿饭是白面馒头和猪肉炒粉条。要知道,这样的饭菜对我们这些农村孩子来说,每逢过年过节才可以吃到一顿,而这却成了当时的家常便饭,这简直是“一步登天”。凭一纸“录取通知书”就换了“粮本”,当时的“粮本”每人每月供应粮食的标准是:男生33斤,女生28斤,一斤食用油,香油杂油各半。除此之外,我们这些学生还有15块5毛钱的补助金。这对我们来说,真的是掉到“幸福窝”里了。

但同学们都是从艰苦的时候过来的,又是农村孩子居多,所以大家对这些“好吃的”都倍加珍惜。一是珍惜“粮本”来之不易,下决心努力学习,将来成才予以报答。二是珍惜白面馒头,有的甚至舍不得吃完,节约一些拿回家让父母和家人品尝;有的则是把每月国家发放的15块5毛钱的生活费,节约一部分以接济家用。这些行为,对后来个别常把整个馒头丢进垃圾桶的大学生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1979年临近暑假,学校召集我们1977级的学生开会,会场边上停着十几辆大轿车。会上宣布,让我们分别回到各县去实习。那时特殊时期刚刚结束,百废待兴,人才奇缺,国家想尽一切办法多出人才,快出人才,让各学校尽最大努力、最大限度去招生。因此学校让我们尽快离校,为下一届学生腾出教室、宿舍和教师资源。为了配合教育事业的调整和发展,“入校迟、离校早、时间短”,成为了我们这届学生的显著特点。

我们于1978年4月8日入学,1979年9月21日离校,满打满算在校一年零五个月又十三天。尽管如此,我们仍是自豪和骄傲的,因为,我们是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届大学生。


(责任编辑:郭禹辰)

相关链接>>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