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458848元,登珠峰为啥这么贵?

来源: 中国城市报 作者: 郑新钰

0

成都小伙张硕是一名登山爱好者,28岁的他已有10年的登山经验,登顶过海拔7556米的贡嘎雪山。

初冬晚间,他从微信群看到自己所在的登山队队长登顶珠峰的文章,心中很是向往。一个疯狂的想法在他心中萌生——攀登“世界之巅”。

不过,458848元,这个“天价”报名费令他大吃一惊。

“看来珠峰不是你想登,就能登。”张硕笑言,“登珠峰是一次不仅要命而且要钱的冒险,只有体力没有财力,只能在山脚下仰望。”

是探险还是“烧钱”?

中国城市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民间爱好者想要攀登珠峰,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通过国外登山服务公司,从尼泊尔境内的南坡出发;二是经由北坡,这条线路目前只有西藏圣山探险公司有经营资质,管理人员和工作人员都来自西藏登山学校。

而张硕提到的458848元,正是通过西藏圣山登山探险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山公司)报名时的报名费用。

对于这个价格,很多登山爱好者望而却步。更有人直言“登珠峰的路是人民币铺成的”。

珠峰登山费为何这么贵?记者致电圣山公司后了解到,这个报价涵盖了行程所述期间的交通、住宿、餐饮、景区门票、环境保护费;珠峰登山许可注册费;攀登中所需公共装备、医疗器材、救援设备;攀登期间登山团队服务费;不低于30万元的户外保险费。

这些还不包括往返拉萨的交通、住宿、餐饮费;装备、购物、保险等个人性质的费用;超额的个人服务(如高山氧气、酒店单间等);因不可抗力产生的客观原因和非圣山公司原因等特殊情况产生的额外费用。也就是说,想要最终登顶,花费远远不止45万余元。

此外,记者查阅《国内登山管理办法》后了解到,攀登西藏5000米以上、其他省、市、自治区3500米以上独立山峰,需提前一个月向省级体育行政部门报批;而攀登7000米以上山峰,应当提前三个月向国家体育总局申请特批。攀登珠峰,则必须有登顶8000米以上高峰的经验。

为了规避繁琐的报批手续,同时减少一些登山费用,不少国内“山友”舍近求远,到尼泊尔一侧攀登珠峰。

曾从南侧登顶珠峰的王一轩表示,从尼泊尔登顶大概只需用到国内登顶三分之二的费用。不仅如此,南坡总体路程也比北坡更短,且攀登难度技术也小于北坡。

“登山本身就是非常烧钱的运动,对装备的要求极高。高海拔登山装备都是特制的,为极端环境设计。”王一轩告诉记者,“一件登山服就要8000元,登山靴至少7000元。请一个一流的高山向导要10万元。加上路费和其他杂费,算起来,登一座8000米以上的高峰至少需要30万元。”

“山友”在珠峰上行进。  刘宇硕摄

报名费为何“一年一个价”

国家级运动健将、马拉松二级运动员魏静是四川眉山人。2011年5月20日,魏静从北坡西藏定日县境内成功登顶珠峰,从海拔8300米突击营地冲顶仅用时4小时45分,创造了女性登顶珠峰时间最短、速度最快的纪录,同时成为四川女性登顶珠峰第一人。

7年后,当她再次想攀登珠峰时,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报名费已不可同日而语。

“2011年我参加西藏圣山高山探险公司组织的中国攀登珠峰业余登山队的报名费是25万元。自己感觉登得早好像还是赚了。”魏静向中国城市报记者感叹道。

同样,2016年,花了33万元报名费登顶珠峰的李诚,在得知报名费已超45万元后,也向记者表达了他的惊异:“看来早点登是对的,真的越来越贵了。”

对此,北京大学中国体育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文义认为,应该从两方面客观地看待涨价。他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要看圣山公司在涨价之后是否增加了服务内容,或者服务成本本身有没有上涨;另一方面,要看是否在总体登山人数上进行了控制。

“珠峰作为世界最高峰,是一个非常稀缺的资源。对于很多职业登山队员和登山爱好者们来说,登珠峰是件神圣的事件、是精神追求,花多少钱都不为过。但珠峰攀登过度产业化,肯定很难让人接受。如果是增加了服务,保障了安全措施,那么适当涨价也是可以理解的。”何文义说。

报名费为何一涨再涨?记者就此采访该公司总经理次仁桑珠,他回应称,涨价主要考虑三个方面,第一个是安全;第二个是服务;第三个是环保。

“这个是市场价,涨价的同时我们控制了登山人数,安全方面有一个更高的提升,然后服务也有一个更优质的保障,登珠峰将更环保。山永远在那里,生命安全是第一位。” 次仁桑珠补充道。

圣山公司高级向导扎西平措,则从向导的角度分析了珠峰北坡每年费用涨价的原因。他告诉中国城市报记者,队员与保障人员(低海拔人员,备用向导,两个营地之间流动人员救援,建营人员,接营人员)比例是1:5,人工成本的增加势必会影响报名费用。

“商业登山道路中,登山向导们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在登山服务时曾有20多人次手脚严重冻伤,很多队员手指及脚趾所剩无几,给日常生活都带来了很大困难。”扎西平措说。

此外,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由于尼泊尔南坡近年来频发山难事故,当地的夏尔巴向导要求购买更贵的保险。在庞大的市场需求下,登珠峰价格上涨在情理之中。

西藏自治区体育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部门主要负责接待国外登山者,国内登山者想要登珠峰,只能通过圣山公司报名。报名费的价格制定权在圣山公司,不过该部门会对于价格予以指导。

“物价在上涨,人工劳务价格也在上涨。登山服务是用生命和青春作代价。涨价并不是毫无规律,都是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的。”该负责人说。

对于涨价,不少攀登过珠峰的“山友”表示能理解。

“个人感觉是挺正常的事儿。近年来,圣山公司的各种服务成本在不断持续上涨中,报名费随之上涨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在价格和安全方面,真正对自己负责、对家人和朋友负责的人毫无疑问会选择安全和专业、优质的服务。毕竟,登山安全是首位,全身而退才是真正的王道。”魏静说。

遥望珠峰。   李成侠摄

有人珠峰“逃票”,

攀登权是否应放开

然而,当高额登山费成为登山爱好者的“拦路虎”时,为了攀登珠峰,部分“山友”选择“逃票”“偷登”。

记者了解到,所谓“偷登”,就是没有经过西藏登山协会的许可,自己组织向导和协作人员攀登珠峰。但是,自由登山也意味着着危险陡增。

“每年都有数十人偷登,不可能每个偷登的人都能被发现。”据圣山公司资深向导鲁达回忆,有一次,他发现一名由13人组成的偷登队伍,其中一登山者已出现轻微肺水肿,两根手指已经坏死,如果不是当时阻止并救援,他们都会有生命危险。

“如果价格能降下来,就不会有这么多人偷登了。”一位不愿具名的户外运动俱乐部经营者向中国城市报记者表示,商业化攀登珠峰价格越来越高,普通登山者根本负担不起。应适当向其他户外探险公司开放运营资格,将珠峰探险社会化,以满足全社会对珠峰探险的巨大需求。同时,也可以控制价格,防止垄断行为。

相关资料显示,圣山公司成立于2001年,由西藏登山协会创办,后来有规定登山协会不得开办登山服务企业,遂改为私人经营。

面对“垄断”的说法,西藏体育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并不认同。她表示,由于珠峰特殊的地理地势,为登山提供向导、教练等服务的专业人员都是生长于斯的本地人,具备长期的攀登经验。上岗时必须持有国家体育总局颁发的协作资格证书。

“攀登珠峰是项高危运动。高峰探险这个领域,国内还并不成熟,圣山公司算是较为成熟的。目前高海拔攀登服务公司只有圣山,但海拔7000米以下已放开‘口子’,准许其他协会和企业进驻。”上述负责人说。

虽然珠峰攀登权未来是否会放开尚无定论,但不可否认,如何在商业化登山和自由登山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让两者各有各的空间?

(责任编辑:郭禹辰)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