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甘肃陇东“新”婚事: 彩礼金“厚度”渐显“薄”

来源: 中国新闻网 作者: 侯志雄 艾庆龙

0

甘肃陇东“新”婚事:彩礼金“厚度”渐显“薄”

2018年5月4日,甘肃庆阳市举办了“移风易俗青年先行”集体婚礼,54对新人参加婚礼并承诺“抵制天价彩礼,从我做起”。(资料图) 陈飞 摄

5月连日降雨后,甘肃陇东空气格外清爽。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马家村68岁的村民蒙焕文吃过早饭,挺了挺略驼的背出门到镇上赶集,路上他不断与过往的熟人打着招呼,布满“沟壑”面孔始终带着笑容。

“娃的事办得好,感觉浑身上下很轻松。”蒙焕文口中“娃的事”就是不久前给小儿子“零彩礼”娶了媳妇,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事。

近日,中新网记者实地探访了网传“天价彩礼”的庆阳市正宁县、宁县等地,发现当地民众已渐兴起“低彩礼”甚至“零彩礼”之风。

在陇东黄土塬上,大部分村民以农田劳作为主,“男娃是劳力”的传统观念在当地农村依然“根深蒂固”。蒙焕文的3个儿子一度让他在邻里间成为羡慕的对象,随着时间的推移,3个儿子到了成家的年龄,而给女方的彩礼金让这种“优势力”徒然成为“致命伤”。

“老大、老二结婚早,当时彩礼一共花了4万多(元)。”对于世代种地为生的蒙焕文,这是他大半辈子的积蓄。眼看着小儿子到了“说”媳妇的年龄,当他打听到当地个别村子有人娶媳妇的彩礼金高达15万元甚至更高时,顿时心凉了半截。

年逾花甲的蒙焕文起早摸黑整天忙碌在地头“费尽心机”为老三“说”个媳妇准备彩礼钱,地里“靠天吃”的收入让他很“伤脑筋”。

正当蒙焕文一筹莫展之际,在外打工的小儿子传回消息,“儿媳妇不要彩礼嫁入家中。”这对于家中简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

5月4日,蒙焕文的小儿子与儿媳妇在庆阳市举办的集体婚礼中作为54对新人其中的一对亮相。集体婚礼当天,蒙焕文一大早就赶到了现场,“市上领导给娃们证婚,美得很!”蒙老纠结的心情得以释怀。

2018年5月4日,甘肃庆阳市54对新人自觉抵制高价彩礼,以低彩礼、零彩礼的实际行动引领健康、节俭、文明婚嫁新风,图为新人踏花车在市内出游。(资料图) 陈飞 摄

2018年5月4日,甘肃庆阳市54对新人自觉抵制高价彩礼,以低彩礼、零彩礼的实际行动引领健康、节俭、文明婚嫁新风,图为新人踏花车在市内出游。(资料图) 陈飞 摄

据庆阳市妇联《庆阳适龄未婚青年情况调查表》显示,正宁县的适龄未婚青年男女比例4比1,并且男青年多在农村,而女青年则多在城里。城乡差别让适婚男青年找对象成为“难题”,随之而来的是“水涨船高”的彩礼金。

“我身边的男性朋友中有80多人没找到对象。”陇东学院毕业后返乡自主创业的大学生赵军结婚时彩礼花了不到6万元,身边的朋友大多表示羡慕。2017年,赵军自费2万多元在榆林子镇举办了两次“相亲大会”,现场5对牵手,现在有2对已经结婚,彩礼均在6万元左右,并且女方还返回部分礼金。赵军说:“初衷是让大家不能因彩礼问题耽误婚姻大事,没想到报名参加人这么多。”

正宁县宫河镇北街社区妇联副主席王春宵告诉记者,2015年,通过“媒人”介绍,亲戚家的孩子结婚时,借钱加贷款才筹齐彩礼钱20多万元,婚后两口子因经济负担重,矛盾不断致使感情破裂。她以此事为例,在社区一直在宣传降低彩礼。社区居民姚文凤的大女儿今年6月出嫁,彩礼金计划是15万元。王春宵不断找姚文凤聊天沟通后,姚文凤认识到“水涨船高”的道理,主动大幅度降低了彩礼金。“高价彩礼可能会毁了女儿的幸福,到儿子结婚时彩礼钱会更高,到时吃苦的还是孩子。”

“彩礼问题实质是观念和经济问题。”正宁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何子通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地除制定“抵制高价彩礼”相关活动和“零彩礼、低彩礼”的新人进行表彰和宣传外,还引导村民建立红白理事会和“红黑榜”,用舆论力量来降低“高价彩礼”的发生频率。

“除男女比例问题外,出现个别‘高价彩礼’现象的始作俑者是一些所谓的‘媒人’”。何子通说,当地许多男女双方是通过“媒人”相识,有的“媒人”介绍成功后,利用攀比心理“哄抬”彩礼金价格,收取1万元甚至数万元“介绍费”。

针对“黑媒人”问题,正宁县业已成立婚介所和婚介服务协会。何子通说,在县城中心黄金地段新建的婚介服务中心正在装修中,建成后将为适龄未婚青年搭建信息平台。同时,对城乡“媒人”进行规范引导和培训及强制管理。

记者在正宁县的党家村、南住村看到,当地将“节俭办婚嫁”写入村规民约,对违反规定的村民写入“黑榜”进行曝光,对于遵守的村民写入“红榜”进行表彰,“红黑榜”在村中定期公开,以此来引导村民观念转变,自觉抵制高价彩礼和宴会铺张浪费。

同时,正宁县还在村上建立红白理事会。永正镇南住村红白理事会副会长高秉政说,理事会规定了婚丧嫁娶办理程序、标准,全程指导监督村民操办婚丧喜庆事务,明确规定宴会所用烟酒的价格。“为了能对村民产生约束力,理事会将德高望重的乡贤纳入其中,还用民俗习惯改变村民对婚丧嫁娶必须大操大办的错误观念。”

不仅如此,记者在正宁县人民法院了解到,正宁县基层法庭在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中彩礼纠纷案件占据一定数量。正宁县人民法院院长吴帅之介绍说,该院在调查研究基础上制定出《关于审理彩礼纠纷案件的指导意见》,审理离婚案件时将婚姻财产和彩礼金分离出来,并且根据实际情况适度提高彩礼返还标准。“此做法既防止‘闪婚闪离’,又打击了借婚姻达到非法敛财目的的不法行为。”

庆阳市民俗协会会长路笛表示,自古以来男女缔结婚姻,就有男方向女方送聘金、聘礼的习俗。但如今“天价彩礼”的个别现象已脱离民俗范畴,金钱自始至终贯穿婚礼整个程序,此现象即不合法也不合理。他建议,加强对《婚姻法》宣传力度和执法力度,不失为是一个好办法。

5月4日,蒙焕文的邻居何江涛和张宇一对新人也参加了庆阳市举办的集体婚礼。何江涛说:“彩礼顶多花了1万多元完全能接受。”女方张宇表示,多要彩礼钱,给双方婚后生活增加太多压力,完全没有必要,两个人婚后要一起奋斗幸福。

(责任编辑:郭禹辰)

相关链接>>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